杂记

“层楼终究误少年,自由早晚乱余生。你我山前没相见,山后别相逢。”

一年

重新听民谣,宋冬野的《郭源潮》。

歌词里唱到“层楼终究误少年,自由早晚乱余生。”

查了下大致意思是只平白地伤怀只能耽误了少年的身心,不是真正读懂生活之愁;过于放浪追逐“自由”,则会使自己的余生混乱。殊不知自由只有相对的,没有绝对的。

不知不觉又是一年过去了。未完成的与达成的全都抛给过去。时间始终前进着,不知道该惋惜点什么。

负能量爆棚的时候,很烦自己内心的絮絮叨叨,强忍着想要抱怨的想法,保持一贯的沉默。

内心的另一个声音又好像在说,看啊,人就是这么不知不觉变得无趣的。

小故事

最近听了一档日语电台节目,讲了很火的一首日文歌《心做し》及背后的小故事。

“君(きみ)にどれだけ近(ちか)づいても
仆(ぼく)の心臓(しんぞう)は一(ひと)つだけ”

一个机器人女孩和一个人类男孩子生活在一起,男孩子把女孩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孩看待温柔的、细心的、认真的和女孩生活着。

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,女孩发现自己的程序好像出现了BUG,每当她看见男孩温柔的笑容的时候就会变的莫名其妙的混乱。

她开始不能理解自己的感情,她能感受到男孩的爱意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,终于有一天 她爆发了。

暴雨中,女孩第一次感觉到了寒冷,够了,撕碎我吧,我不能理解你的情感,我不配接受你的温柔,因为我,只是一个机器人而已。女孩挣扎着想要离开,却发现,自己无法挣脱男孩温柔的拥抱。